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日期归档
中国水产疫苗的未来发展趋势难以判断
  
  来源: www.51xieba.cn 点击:1381

近年来,我国水生动物疾病非常严重,尤其是病毒性疾病呈上升趋势。据统计,水产养殖中的疾病发病率每年超过50%,损失率约为30%,年经济损失高达100亿元。

抵抗鱼类疾病是当务之急。经过50多年的探索和研究,我国可以买到多种鱼药,但是到目前为止,市场上只有两种水产疫苗。与国外情况相比,据不完全统计,已有100多种针对20多种水生病原体的鱼类疫苗获准在国际上上市。

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国内专家学者也发现很难准确判断中国水产疫苗的未来发展趋势。

难产!众所周知,随着中国水产品市场的不断扩大,水质的恶化导致了许多鱼类疾病。其中,许多鱼类疾病的死亡率极高。例如,一旦草鱼感染草鱼出血病,死亡率达到90%以上。事实上,水产疫苗早已被业界公认为水产养殖疾病的最佳防控措施之一,早在1960年,中国就开始了水产疫苗的研究。

令人惊讶的是,相应的研发工作已经持续了50多年。截至2011年3月,珠江水产研究所研制的草鱼出血病活疫苗(GCHV-892株)已获准生产,正式投入生产并在农民中应用。草鱼出血病疫苗的诞生有效、及时地控制了疾病的传播。该疫苗对出血性疾病的保护率达90%以上,发病率降低20%~40%。效果非常显着。2012年,灭活嗜水气单胞菌疫苗获得国家生产批准。

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两种疫苗是唯一处于国内水产疫苗空白阶段的疫苗。

据统计,自水产疫苗开始研究以来,中国已研究了50多种疫苗,涉及近30种病原体,但只有4种水产疫苗获得了国家新兽药证书,只有两种水产疫苗获得了生产批准,即草鱼出血病活疫苗和嗜水气单胞菌灭活疫苗。然而,大多数其他产品仍处于试点或区域测试阶段。(来源:《中国渔业报第一水产》)

放眼世界,水生动物疫苗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全球性的新兴产业。在一些水产养殖业成熟的国家,水产疫苗已经进入商业化的成熟阶段。虽然国外水产养殖规模低于我国,但前者已经进行了鱼类疫苗的广泛开发和应用,大多数获得国外生产批准的水产疫苗已经商业化。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水产品生产国,为什么水产疫苗的开发被推迟了?原因值得思考。

特别?上海海洋大学水产养殖系的陆立群教授说:“在水产疫苗的开发方面,没有理由落后于时代。用药物治疗病毒性疾病是非常困难的,最好的方法就是预防。”疫苗的优势早已被公众所认识,但尚未得到开发和推广。这背后的原因很复杂。

在谈到国内水产疫苗引起难产的现状时,许多专家提到了我们水产养殖方法的特殊性。例如,我国大多数地区都采用了混合培养的方法。由于一些鱼类病原性病原体可以感染多种鱼类,如由嗜水气单胞菌等主要细菌病原体引起的细菌败血症,病原物种涉及十几个主要鱼类物种,因此即使一些鱼类进行了免疫,总体预防效果也相对较差。因此,我国的水产养殖直接导致免疫接种难以实施。然而,我国水产品市场产量大、品种多,混合养殖的特殊模式难以改变。

另一方面,灭活嗜水气单胞菌疫苗自1993年以来已成功研制,但至今尚未得到有效推广。甚至草鱼出血病活疫苗也没有获得较好的推广效果

水产疫苗的成本也影响疫苗的大规模生产。除草鱼出血病疫苗和灭活嗜水气单胞菌疫苗外,其他获得国家兽药证书的水产疫苗均未获得生产批准。不难看出,中国水产疫苗的科研和生产之间存在差距。记者进一步调查了解到,目前我国只有少数符合转基因标准的水产疫苗中试厂,不能满足工厂大规模生产水产疫苗的需要。究其原因,除了水产疫苗市场空间有限之外,相关技术企业还面临着规模小、管理分散、技术含量低、缺乏资金支持、创新人才缺乏、产权专利少等难题。由于我国水产疫苗的研发比其他国家晚20年,除了研究水平落后外,水产疫苗产业化还存在许多问题。一系列因素导致中国水产疫苗发展缓慢。

寻找目标

业内有人认为,如果水产疫苗长时间发展缓慢,将直接阻碍中国水产行业的稳步发展。发展我国水产疫苗是当前水产行业的迫切需要。只有找出制约水产疫苗发展的原因,从根本上切断枷锁,才能为水产疫苗开辟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因此,在国内水产养殖的特殊环境下,寻找适合我国水产疫苗发展的突破口逐渐成为业界的共识。

为了观察水产疫苗较为成熟的国家,水产疫苗的研究除了政府部门的持续资助之外,还主要得到大型生物产品企业的支持。在我国水产疫苗研究过程中,还获得了国家“97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各级科技项目的资助。然而,由于中国水产疫苗市场的限制,很少有企业愿意投资于此类研究。例如,草鱼出血病疫苗是由珠江水产研究所独立开发的。然而,像珠江研究所这样资金雄厚、科研实力雄厚的水产研究机构却很少。

在市场培育方面,一些国家还制定了水产疫苗应用条例,甚至强制鱼苗养殖公司使用某些特定疫苗。如果不实施针对特定流行病的免疫接种,鱼苗就不能出售。此外,一些国家禁止对养殖鱼类使用特定药物。例如,挪威规定鲑鱼养殖中严格禁止使用抗生素。这也是挪威鲑鱼产业如此繁荣的主要原因。相比之下,中国尚未建立疫苗相关体系。

有关专家建议中国应建立疫苗相关制度,如疫苗补贴制度、种苗免疫制度、疾病报告制度、隔离制度、药品处方制度、药品追溯制度等。通过政府政策推动水产疫苗市场的普及,促进生物企业对水产疫苗的支持,投资建设更多符合国家标准的水产疫苗车间,将对推动我国水产疫苗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农民来说,所谓的疫苗高成本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一方面是产生的劳动力成本,另一方面是疫苗本身的成本。如何降低劳动力成本?事实上,目前针对水产疫苗的接种方法,已经发明了一种鱼类疫苗连续接种器,可以大大减少工作时间。一些专家指出,随着水产疫苗接种方法的不断改进,各种鱼类疫苗注射设备的诞生将有效提高疫苗接种效率。此外,行业专家告诉记者:“水产疫苗接种后的应急反应非常强烈。今后,水产疫苗的接种形式可能会与传统的注射疫苗分开,主要是口服疫苗。”

看着国外的水产疫苗,记者发现可注射的水产疫苗仍在市场上

据了解,目前,许多农民正在逐步加深对水产疫苗的了解,特别是在中国水产养殖相对集中的珠江和长江流域。看到现有疫苗带来的巨大好处后,市场越来越关注水产疫苗。然而,我国水产养殖农户在使用疫苗时缺乏“预防”意识和综合防控技术的应用,导致疫苗免疫保护功效表现不佳,影响了疫苗的推广和应用。因此,专家建议研究机构、大学和技术推广部门充分发挥其在技术培训、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方面的作用,提高从业人员的健康养殖技术水平,增强其保护养殖环境和提高水产品质量安全的意识,使养殖者逐渐了解水产疫苗的优势。

邢静对记者总结道:“在不久的将来,过去依靠抗生素等药物来控制水产动物疾病的措施肯定会遇到比现在越来越困难的问题。我认为水产疫苗的开发不仅需要专家的关注,也需要政府和社会的关注。”

友情链接:
葛坑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51xieba.cn 技术支持:葛坑门户网 | 网站地图